↑“咬花”這個動作,牙齒是全身的支撐點,要做好這一動作,需要不斷地練習。→兩個小女孩在練習“塌腰頂”動作,整個身體的重量都在小小的雙手上。這種驚險的“盪鞦韆”方式,叫“浪橋飛人”,可以鍛煉人的平衡能力。黃敏華是這群孩子中年齡最大的,經常扮演大姐姐甚至是助教的角色。正在練習“頂技”的羅佳歡,眼睛一動不動地盯著花籃。黃老師在給孩子們上文化課,數學、地理、語文和英語全由她一個人包了。圖/記者 李鋒 文/記者 石月
  “你知道加拿大離我們有多遠嗎?”9歲的娟娟用手指頭比划著方向,“坐飛機要一天一夜呢,還要到北京轉機!”讓娟娟非常自豪的是,3年的辛苦訓練後終於迎來了出國演出的機會。娟娟是位廣西小姑娘,父母離異後一直由一位親戚撫養。前年8月,她從老家來到位於長沙縣黃興鎮的湖南飛燕雜技藝術團練習雜技。
  飛燕雜技藝術團租住在黃興鎮的一所小學,20多個孩子每天都要訓練近7個小時。練功房的黑板上,寫著訓練的各種項目——柔術、倒立、溜冰、浪橋、滾燈、頂技、小武術、轉毯、排椅、蹬梯……雜技團的孩子們,每天就重覆著練習這些內容。穿插在各種項目中的,是更為枯燥的集體基本功練習,女孩和男孩分為兩隊,完成側翻等動作。練完基本功,因為天熱,多數孩子很快就不見了蹤影,娟娟還在老師和大師姐黃敏華的指導下,抿著嘴繼續練習。倒立、下腰、仰卧起坐……每次練習,手邊放著計時器。
  窗外,溫暖的陽光灑在操場上,吱吱嘎嘎的盪鞦韆聲與練功房裡的彈跳聲,融合成一串串汗水與夢想隨行的童年樂章。
  “從8歲開始練習,雜技演員的黃金期有5年,16歲到20歲是他們的高峰。”最近,團長韓克亭勸退了兩名學員,因為他們訓練“不聽話”,不夠吃苦。在韓克亭看來,只有能吃苦,才能“永葆戰鬥力”。今年77歲的“韓爺爺”,在雜技表演舞臺上演了40多年,哪個孩子能吃苦,哪個孩子能出成績,一周他就能看出來。他還經常津津樂道地對孩子們說自己當年為毛主席表演頂缸絕技的故事。從省雜技團退休後,韓克亭開辦了這家據說是省內唯一的民營雜技團,因為節目品質高、有創新,飛燕雜技團經常有出國演出的機會。再過20多天,他又將帶著孩子們去加拿大演出。
  與眾多生活在爸爸媽媽庇護下的小朋友相比,這群孩子的童年可能更為艱辛。韓克亭說:“幫助更多家庭困難的孩子實現他們的夢想,也是我的夢想。這裡不需要交納學費和生活費,只要孩子們努力學習練功,其他的我來解決。”經過訓練成為能在正式演出中表演的“演員”以後,雜技團會按月發工資,出國演出還有補貼。黃敏華就靠自己存錢,買了一臺電腦。訓練一天后,圍著電腦上網看電視劇是最受二十幾個孩子歡迎的娛樂活動。
  白天是緊張的技能訓練,晚上則是孩子們的文化課時間。數學、地理、語文和英語全包的黃老師,因為丈夫受傷請了幾天假,她重新出現在課堂時,孩子們自發為她鼓掌。就在她開始為孩子們複習長方形面積公式時,一名男生在座位上喊:“老師,我以為你會問我們即將出國的感受,怎麼開始教數學了,太失望了。”他的話,讓大家都笑了,黃老師也不由得笑了起來。笑聲從教室里飛出,飛向遙遠的夜空……  (原標題:夢想,隨雜技起飛)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do15doozfa 的頭像
do15doozfa

拜神

do15doozf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